锦忆如

《玉灵有将》文/锦忆如

第一卷:最喜小儿无赖
第二章:烟花之地

这烟柳和画桥可不是一般的女子,她们是九仁堂主沈大夫的心肝宝贝,同时也是如影和随风这两个臭小子的心悦之人。
可惜沈大夫前年遭人杀害,之后,堂中的人是走的走,散的散,只剩下两个可怜的姑娘苦苦地支撑家业。沈大夫生前把他的两个闺女宝贵得紧,可以说是养了两朵不谙世事的百合花。如今,两位姑娘无人庇护,甚至连仇家也不知道是谁,只能沦为别人刀俎下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
都说恋爱中的人的智商都是负数,今天一看,果不其然。聪明人只要动脑子稍微想一想,就知道沈烟柳和沈画桥是绝对不会被卖到那烟花之地的。若是如此,那仇家也太不聪明了。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报仇。你哪怕留一只蚂蚁的性命,它日后也能翻身要了你的命。
到了醉香楼,鸨儿就热情地迎上前来,一边用手分别揽住如影和随风,一边尖声细语地向他们推荐着:“两位公子里面请啊~我们这的姑娘环肥燕瘦应有尽有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妈妈我去挑个可您们心意的,进去好好聊聊如何?”
如影和随风把胳膊往出扯了扯,耳根微红,面露难色。而一旁的卫昭然则相反,他大步流星走向店内,却被人给拦了下来。
鸨儿眼睛一撇,满脸不屑:“小小毛孩,一边玩泥巴去。”
卫昭然笑着挑了挑眉,不慌不忙地从腰间取下荷包,单手抛着把玩,使里面的银子叮铃作响。
听到银子声后,这鸨儿的脸变得同孙猴子的脸一般——说变就变。她脸上的不屑很快就换成了谄媚,随后一挥袖,高声道:“姑娘们,迎客!”
如影和随风被众姑娘簇拥着挤进了店后,像两个呆木棍一样坐在椅子上。无论眼前的女子再怎么风情万种,他们也无动于衷。
如影直奔正题:“这里可有两位名为沈烟柳和沈画桥的姑娘?”
鸨儿想了想,并没有在脑内搜寻到这两个名字,“没”字刚沾到嘴边,就看到一旁的小人一个劲地给她使眼色,于是改口道:“没……美人在我们醉香楼里可是应有尽有,别说烟柳画桥了,风帘翠幕都有呢!”
“当真?”随风的眼眸一亮,激动地从凳子上弹了起来,“还请妈妈将她们带来,我们是来为她们赎身的。”
“这……”鸨儿看了看在桌边悠闲地喝茶的小人,不知如何是好。
卫昭然放下茶杯,咂了咂嘴:“真是好茶!如影,随风,烟柳和画桥的事情你们先别急,只要有钱,就一定能将她们赎回来。在这之前,先品品这壶好茶嘛!再说了,你们也答应我来这半个时辰才回去的啊!”
如影眯了眯眼睛:“公子,茶或许是好茶,就怕您在里面做了文章。”
“哟,你的意思是说我在里面下了蒙汗药?”卫昭然摆出一脸的委屈,为自己斟了一杯,当场喝下,“怎么样?没事吧?”说着,将荷包丢给了鸨儿:“还不快叫姑娘伺候客人喝茶?”
鸨儿握着荷包,感受着银子的重量,满心欢喜:“快,姑娘们,伺候两位爷喝茶!”
“来啦~”莺莺燕燕们从卫昭然的桌上取了“茶”后,铺天盖地地向如影和随风飞去。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喝,贴着唇就倒了下去。
一杯下肚,如影和随风只觉得头昏脑涨。过不了几秒,就贴着桌子睡了过去。
卫昭然晃了晃茶壶,笑道:“仙人醉呀仙人醉,哪怕仙人也会醉。美酒下肚周公会,一觉直往明日睡。”
卫昭然跃上二楼的栏杆,脚尖一点,消失在这浓浓的夜色里。
“如影随风,明日午时再见了,哈哈!”
自由鸟卫昭然要去看祝女跳舞了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