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忆如

《玉灵有将》 文/锦忆如

第一卷:最喜小儿无赖
第三章:祝女之舞
早听说花灯会上热闹非凡,今日亲眼一瞧,果真如此。卫昭然手捧一盘桂花糕,悠闲地坐在玉灵湖畔系满红丝带的许愿树上,打量着在灯光与月光笼罩下的玉灵郡。
灯火从远处的阑珊逐渐变为近处的辉煌,人流从远处的稀疏逐渐变为近处的繁密。小摊贩们带着各自的商品自北向南排成一排售卖,而玉灵河则自西向东流去,与他们交叉起来。河的南北两岸,是由三座桥连接着的。左右两座供百姓日常出行所需,而中间那座,则是让祝女用来舞蹈的“祭桥”,是不允许人们通行的。
今日的祭桥,被装点得美丽非凡。桥面有红毯铺垫,两侧有红纱围绕,桥墩上摆放着同湖中一样的莲花灯,使人觉得仿佛身临盛夏。
今年的祝女是杜府刚刚年满金钗的小女儿——杜月妍。提到她,不得不再讲讲杜府的主人——杜志远。他是卫宗盛的发小,也是同卫宗盛结过义的好兄弟。一般人都以为杜志远和卫宗盛一样,是一位威风堂堂的将军。如果你也这样想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杜志远非但不是将军,而且身体瘦弱,根本就不禁打,自小就让卫宗盛欺负得死死的。后来走上仕途,完全是凭借自己的一身才气。打架若是不动手,全凭策略的话,杜志远定能完胜卫宗盛。可惜历朝历代,并没有谁是在纸上打仗的。
再说这杜月妍,可是让卫宗盛喜欢的紧。卫宗盛每每去杜府同老友叙旧的时候,总是忍不住抱怨几句:“老天怎么就叫你小子捡了个这么大的便宜!凭什么你杜志远有女儿,我却没有?”说着,就撸起了袖子,好像他把杜志远揍一顿后,就能有女儿了。
杜月妍是杜府唯一的女儿,也是杜志远的掌上明珠。这颗明珠出落得晶莹剔透。她肤如凝雪,眉若柳叶,眼若繁星,眨起来光芒点点。说她是玫瑰,太娇;说她是牡丹,太艳;说她是罂花,太媚。唯有用茉莉来形容她,最适合不过了。
茉莉花,茉莉花,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。
离祝女跳祝舞的时辰越来越近了,只见一名身着白色舞衣的长发少女,踏着铃声款款而来。
人们闻声前来,拥挤在桥头与河岸边,都想要一睹祝女的风采。
祝女在祭桥中间停下。她的手腕与脚腕,都系有金色的铃铛。脖颈与额上,均有用铃铛制成的饰品。她赤脚踏在红色的地毯上,仿佛仙女下凡。
翩翩舞广袖,似鸟海东来。祝女的每一个动作,都伴随着清脆的铃音。她舞态轻盈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人们的眼睛都被祝女吸了去,个个都聚精会神地观赏着祝女的舞蹈,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卫昭然也啧啧赞叹道:“杜家女儿果然不凡,怪不得卫老头这样喜欢。”
舞毕,随着祝女的离开,人们都渐渐散去了。而一旁的街道,则恢复了繁华。因为,现在是猜灯谜的时候了。人们都赶着去猜灯谜,所以没有任何一人注意到,有一个红点从湖中窜出,落向了卫昭然所处的那棵树。
树上的卫昭然拿起最后一块桂花糕,正准备吃下,却不料被人抢了去。
“谁?是谁抢我吃食?!”卫昭然恨得牙痒痒,一转头,就轻而易举地抓到了小贼。
“兔儿啊兔儿,你是何时过来的?”卫昭然提起一旁吃得正香的“小兔”,盯着它红色的眸子,眼睛弯成了月牙,“瞧你身手如此敏捷,定是兔中的佼佼者。要不你考虑考虑,来做我的兔儿如何?”
“兔儿”眼睛一瞪,大声“喵”了几下。心想这人定是个痴傻,兔猫不分的人,这天下怕是寻不出第二个了。
“诶,我瞧你白毛红眼的,就以为你是只兔子。要我说,这猫的眼睛哪有红色的啊?既然你如此特别,我就更想要你了。”卫昭然将猫儿抱在手上威逼利诱道:“你跟我抢桂花糕,我本来是要扒掉你的皮的,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兔……猫儿,我不但不会扒你的皮,反而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你。不就是桂花糕吗?我天天都给你,保证让你吃到腻烦。”
猫儿一边听着,一边将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,它寻思着,既然这人是个智障,又有钱,还愿意给它好吃的,那何乐而不为呢!反正他傻,什么时候它烦了,掉头就能走人。那这笔交易还是十分划算的嘛!
它伸出爪子,往卫昭然手上印了印,表示达成协议。
“好,以后你就是我的猫儿了。走,猜灯谜去!”少年抱着猫儿,从树上跃下,走向不远处的灯火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