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忆如

《玉灵有将》文/锦忆如

第一卷:最喜小儿无赖
第五章:包铺宝儿
夜半子时,街上依旧是人流攒动,方才的繁华丝毫未减。此时,卫昭然正踏着月下影子,在玉灵河畔踱步。他四处张望着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
片刻后,寻找未果。他便在河岸边坐下,逗起猫来。他举起怀里的猫儿,笑道:“我没让你吃完那盘桂花糕,你可生气?”
猫儿点头。
卫昭然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。
猫儿赶忙摇头。
卫昭然嗔笑道:“你这猫儿还真通人性。”
猫儿哼哼着鼻子,诽腹着,通人性?她本来就是人。
卫昭然晃着猫儿的身子,说:“既然我认你做我的猫儿了,那总得给你个名字吧?”卫昭然盯着猫儿想了想,忽然眸子一亮,“叫你小红?”
猫儿沉默,面露杀气。
“小白?”
能不能不要这么烂大街的名字?
“旺财?”
喂,那是狗吧!
“桂花糕?”
拒绝!请不要这么随意!
“阿桂,阿桂总行吧?”
猫儿挣脱卫昭然的双手,爬到了卫昭然的头顶,尝了一口“狮子头”。
卫昭然虽然吃痛,但他知道猫儿是留着分寸的。于是把它重新抱回怀里,说:“好吧好吧,那就再想一个。”卫昭然摸了摸猫儿雪白的毛发,灵光乍现,“你身上洁白如雪,瞧着又灵气十足。不如就唤你璞玉吧。”
猫儿一听,嗯,好名字!随后对卫昭然笑着“喵”了一声。
“好,小玉乖。”
猫儿叫了一声应和着。再一想,不对啊,小玉?不是说好是璞玉的吗?下一秒,猫儿就抡起爪子,给了卫昭然一巴掌。
可惜肉垫拍不响亮。
过了一会儿,河上有船驶过。卫昭然赶忙起身,喊道:“宝儿姐!这!这!”
撑船的人似乎是听到了卫昭然的呼喊,调转船头,驶往河畔停靠。
撑船的人是位年方二八的妙龄少女。此人姓包名宝儿,听名字就觉得她十分俏皮可爱。她的五官虽是精雕细琢,但身上的衣物却陈旧无比,跟卫昭然的着装比起来,简直是天差地别。她虽不施胭脂,不着首饰,却依然俏丽动人。
她家开了一间包子铺,在玉灵郡赫赫有名。那包子皮薄馅大,味美多汁,价格还十分实惠,叫人欲罢不能。卫昭然偷跑出去玩的时候,常常去她家吃包子。久而久之,就和店里的人混熟了。
包子铺的老板还常常给卫昭然讲起他早年云游四海的所见所闻。听人说,那包老板是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侠客,如今金盆洗手,在玉灵郡隐居了起来。至于包老板到底是不是侠客,卫昭然不大关心,他只知道包老板讲的故事很有趣,包的包子很好吃。
包子铺生意虽然红火,但包老板的口袋攒不下几个钱,原因一是做生意太实在,二是老板娘早年逝世,三是他喜欢买一些古董把玩。一掷千金后,口袋空空,苦了家中的女儿。于是包宝儿就经常跑出去赚外快,比如今晚。
每年上元节的晚上,她都会在这里撑船,载人在河上游览。价钱嘛,不贵不贵,美人撑船,一炷香时间,白银十两。
她要价如此之黑,生意却做得红火。当然,前来的多是富贵人家的公子。原因嘛,大概是因为包宝儿长得好看。
至于卫昭然为何要找包宝儿,是因为包宝儿与烟柳和画桥两位姐妹交情颇深,他现在想要去找那两朵姐妹花,却苦于不知道住处,这才想到来玉灵湖畔找包宝儿。
卫昭然向包宝儿笑得一脸灿烂:“宝儿姐,可把你盼来了。我找烟儿姐和画儿姐有事,麻烦你告诉我她们的住处。”
包宝儿沉思片刻后,回道:“你明天去九仁堂找她们啊。你问我,我可说不清楚。”
卫昭然一时无语,想必包宝儿是叫不出街道的名字,只好求包宝儿亲自带他去。
包宝儿一听卫昭然要她带路,就算起了账:“我这一晚上赚个百八十两银子不是问题,你叫我带路,得耽搁我多少银子啊?”说着,向卫昭然搓了搓手指。
“行!行!账你先记着,要多少都行!现在我身上没有银两,等下次出来一定给你。”卫昭然只好依她。
听见卫昭然会给银子,包宝儿心花怒放,将船锁在岸边后,就揽着卫昭然去寻烟柳和画桥了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