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忆如

《玉灵有将》文/锦忆如

第一卷:最喜小儿无赖
第四章:郡主之赏
猜灯谜受人喜爱的程度仅次于观看祝舞。这不,人们站在盏盏灯笼前,有的好像苦于想不到谜底,低头沉思;有的好像猜出了答案,喜上眉梢;有的好像是让谜底给逗乐了,哈哈大笑。
听说,猜对一百个灯谜的人,可以向郡主提出一个要求。但这太难了,所以,这项奖励从来没有人有能力去兑换。
但今晚,有卫昭然在。
“ 八字胡,往上翘,说话好像娃娃叫。光洗脸,不梳头,夜行不用灯光照。”卫昭然念着谜语,抚摸着怀里的猫儿,笑道,“这不是在讲你吗?”说完,将纸条从灯上拽了下来,攥在手里,走向一个又一个灯笼。
“石头旁边有块皮——破!”
写有灯谜的纸条被撕下。
“百无一是——白!”
再撕。
“总是玉关情——国!”
撕。
“望江亭——近水楼台!”
“独!”
“孤!”
“求!”
“败!”
……
“嘶啦嘶啦”的声音引来了人们的目光。人们看着小孩如同行云流水的动作,膛目结舌,纷纷赞叹道:“这是谁家公子?竟这样聪慧过人!”
今晚,郡主也来了。他看着卫昭然,在一旁急得直跺脚,生怕这小儿猜到一百个了去。之后想了想,又松了口气。因为后面灯谜的难度大有增加,凭成人的才智尚且不能猜出,更何况他一个孩童呢?
果然,卫昭然被卡住了。郡主乐乐呵呵地走到卫昭然身边,打趣道:“怎么样?被难住了?”
“嗯……海棠开后落残梅,打一字……”卫昭然对县令的到来视若无睹,那一声“嗯”不知是他在承认,还是在思考。
“啊!”卫昭然忽然响指一打,“我知道了!是——淌!”
郡主吃了一惊,问道:“何解?”
卫昭然晃了晃脑袋,故作深沉:“‘海棠开后’意为将‘海’左右拆开,‘棠’上下拆开,重新组合,得到‘淌’、‘梅’二字。‘落残梅’则可以理解为舍去‘梅’字,那么就得到了谜底‘淌’字了。”
卫昭然解释得有模有样,郡主听得直拍手叫好,但心中仍有不服,想再考考这小孩,说:“我们再猜一个!”
卫昭然摆了摆手:“不猜了,不猜了。”
郡主笑得意味深长,以为他是知难而退,问道:“怎么,不敢?”
卫昭然摇了摇头,晃了晃手中的纸条:“一百个,够了。我要去找郡主兑奖了。”
郡主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昂着头说:“你可知道,我是谁?”
卫昭然用目光把郡主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遍,说:“老头啊,还能是谁?”
郡主气得嘴都歪了:“我就是你要找的郡主!”
卫昭然又将郡主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点着头“哦~”了一声,随后指了指后面的酒楼,说:“走,我们对谜底去。顺便,您请我喝点?”
郡主听后一愣,随后拍了拍卫昭然的肩膀,放声大笑:“哈哈!你这小孩甚是好玩!走,进去请你喝一杯,对谜底!”
猫儿在卫昭然的怀里打了个哈欠,困倦地眯了眯眼睛,心想这傻子还真是不赖。既然傻子的脑袋瓜如此灵光,那它以后的日子肯定惬意不到哪里去。本来还想着去欺负小孩玩一玩呢,现在看来,小孩不欺负它,已经是万幸。
上了酒楼,店主就招呼郡主偕同卫昭然在雅间落座。
还没等郡主张口,卫昭然就向店小二喊道:“一盘桂花糕,一壶仙人醉!”
店小二犯了难:“这……公子,桂花糕倒是有,但这仙人醉是醉香楼老板娘的独门手艺,只有她那才有啊。”
卫昭然倍感失望,叹了口气,说:“那就随便上壶酒吧。”
郡主在一旁一直盯着卫昭然,觉得这小孩真是越看越有趣。听他要喝那仙人醉,不禁好奇地问道:“你这小孩喝酒就足矣叫人吃惊了,可你竟要喝那仙人醉!你可否知道那酒有多烈?”
卫昭然漫不经心地回道:“知道,但对我来说不算什么。”卫昭然在心中窃喜,他怎么会不知道仙人醉有多烈?刚刚他还用那酒作了一桩案子呢。一想到醉香楼里的如影和随风酩酊大醉后酣睡如泥的样子,就禁不止嘴角上扬。他本以为那两个家伙醉后会耍耍酒疯,谁知他俩竟那样睡了,真是一点乐子都没有捞到。
郡主在心中暗暗吃了一惊,心想,这小鬼头身上的惊喜真是层出不穷。
不一会儿,小二就拿来了桂花糕和佳酿。卫昭然把猫儿从怀里抱到桌子上,将桂花糕摆到它的面前,抚了抚它身上的毛,柔声道:“猫儿啊猫儿,你不是爱吃桂花糕吗?这一盘都是你的,怎么样?开心吧。”
猫儿闻着香味两眼放光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了盘子,并在心中“嘿嘿”地傻笑。它想,这小孩还算识相,知道要讨好他姑奶奶。不错,不错!孺子可教也!日后一定罩着他。
郡主瞧这猫儿一身雪衣,竟还生了一对赤瞳,心中觉得十分奇怪。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猫儿,于是就问卫昭然:“小孩,你这猫儿真特别。是在哪儿弄来的?”
卫昭然放下酒樽,回道:“哦,它啊,刚捡的。”说着,给郡主也斟了一杯酒,“不说我这猫儿了,先对谜底吧。对完我就走,忙着呢!”
郡主呵呵地笑着,接过酒杯,拿来那一摞谜面,点了点头,示意开始。
过不了多久,卫昭然就顺利地说出了所有的答案。郡主说,他一言九鼎,从不食言,卫昭然提出的要求,只要他能办到,一定兑现。
卫昭然笑得像吃到肉的老虎一样,说:“放心,我不为难您。我只想让您叫卫宗盛在三月十六的樱花节上跳舞。哦,不要告诉他是什么样的人要求的。他要是问起来,您只管笑而不语就行了。”
猫儿听了这话,差点没被桂花糕卡住。只庆幸自己站对了阵营,要是跟他杠,指不定会死得多难看。
“哈哈哈!让本朝护国大将军跳舞!亏你想得出来!行,依你!”郡主举起酒樽,一饮而尽,“你这小孩果真有趣,太有趣了!”
卫昭然抱起吃得正香的猫儿,起身道:“既然我的目的已经达到,那就不再奉陪了。谢谢郡主今夜的款待,若有缘分再见,定与郡主好好喝上一杯。”
“好!”郡主回道。
“告辞。”
于是,卫昭然抱着猫儿,走出了酒楼。

评论

热度(1)